(聊斋同人)活人不医(127)

作者:南陶 阅读记录

画轴有剪影的妖怪都是犯下罪孽的妖怪,其中不乏罪孽深重的,将其制服便有功德可以获得,将这些功德转化为阳气修补自己曾经缺失了的阳气。

但是容郁却不想这样,他不想再等了,若是谢晏不早点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他恐怕是没有办法与谢晏合籍双修的。

“阿晏,我有个办法。”容郁轻声道,声音有几分低哑,带着一股惑人的力量。

谢晏听着容郁的声音不由呼吸一滞,如果不是确定容郁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他恐怕会以为容郁是海里的塞壬,专门靠声音来引诱水手,让船只触礁。

对此,谢晏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持住自己,他盯着容郁道:“你说。”

容郁自然事无巨细地将十二品功德金莲和孔宣的事情告诉了谢晏。

“孟章已经和孔宣结成了同盟,孔宣已经答应那菩萨的要求,想来不出几日便会来捉你回西方。”说着,容郁用手轻轻抚着谢晏的头发道,“你不必害怕,你体内有我半颗龙珠……”

谢晏闻言冷冷一笑道:“我什么时候怕过?”

谢晏趴在容郁怀里,然后用手指点着容郁的心脏道:“你把我保护得太好了。”

谢晏并不是什么好人,如果没有容郁,他也能够靠着自己解决西方那群痴心妄想的人,但是难度也会很大。

容郁笑了笑,伸手轻轻将谢晏的那一头长发撩起,他不过是就喜欢宠着他而已。

容郁又抱着谢晏看了一会儿星星,最后在天快要亮的时候不得不离去。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容郁将怀里的谢晏放在床上后轻声道。

说完,容郁便亲了亲谢晏的额头。

然而换来的是谢晏睡着后无意识的哼唧声,仿佛是嫌弃容郁扰了他清梦一般。

容郁对此不以为意,甚至露出了一个笑容,在窗户透进来第一缕阳光后才不情不愿的离去。

等天彻底大亮以后,谢晏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桌子上没有扔的油纸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昨晚容郁真的过来。

等他穿好衣服准备去桌子上拿自己昨晚写好的那两份状纸时,谢晏不由发出了一声哀嚎:“容郁,我恨你!”

只见,桌子上的状纸上印着两个指姆印,带着油辣的香气,分明就是昨晚容郁带回来的麻辣小鱼干。

谢晏看到状纸上的手印时整个人都快要解开了,哪怕知道这指印是自己的,他也不由痛恨容郁,带什么不好,偏偏要带麻辣小鱼干。没有麻辣小鱼干,自己根本不会让状纸上粘上指印好不好。

就在谢晏裂开的时候,宁采臣披着外套急急忙忙地冲进了谢晏的房间,慌乱地开口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说着,宁采臣便向房间四周看去,然而他却没有看到容郁的身影。这下,宁采臣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容郁对谢晏因爱生恨,最终选择对谢大夫痛下杀手。

在没有发现容郁的身影,宁采臣总算坐了下来,开始把两只左右穿错的给换了回来,同时向谢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谢晏见此冷静而理智地从书案上的另一边抽出了一张洁白的宣纸盖住了那两张沾了油指印的状纸。

做完这些后,谢晏才抬起头对宁采臣道:“我只不过是越想以前的事便越恨他而已,不小心惊扰了你,抱歉。”

宁采臣点了点头,吐出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完,宁采臣看了一眼谢晏手中的纸笔后道:“我就不打扰谢大夫了,谢大夫有事叫我便是。”

说完,宁采臣便走出了房间,甚至还贴心地为谢晏带上了房门。

在宁采臣走后,谢晏只能憋着气取出新的宣纸重新写了两份状纸。

而那不明真相留在城隍庙在蹲守的大和尚听见谢晏的声音,心中越发地确定谢晏和容郁越发地失和,若是抓住龙君养伤的机会一定能够将谢晏渡来西方。

等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谢晏才总算将手里的状纸给写完了。

对此,谢晏不由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在等墨水干了后仔细地收了起来,一份交给了宁采臣,一份带着去了衙门。

再一次来到衙门,谢晏熟练地敲起了登闻鼓。很快便有一位衙役将谢晏带入了大堂之中,紧接着堂上的知府便开口询问道:“击鼓者何人?有何冤屈?”

只见,谢晏将怀里的状纸取出,递给了离他最近的衙役道:“回大人,我姓谢,是一名大夫,今日来敲登闻鼓是为了给一名无辜死去的女子申冤。”

话音落下,衙役已经将状纸递到了知府手中。知府接过衙役递过来的状纸仔细查看后,眉头不由越皱越紧,对于这个案子他是有些印象的。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