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同人)活人不医(21)

作者:南陶 阅读记录

“起来吃饭了。”话音落下,门便被容郁推开,一张沐浴在阳光下极其俊美的脸显露在人前,黄金竖瞳,尤其是那两只眼睛下的黑色小痣带着迷惑人心的味道。

谢晏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后便穿起衣服跟着容郁出去吃起了早饭。

吃完饭后,谢晏坐在桌子前发了一下呆,然后看着这空旷的后院和容郁给菜园浇水的背影,接着试探性地开口问道:“容郁,我们养鸡好不好。”

正在给菜浇水的容郁身体不由一僵,片刻后他才回答道:“……好。”

谢晏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道:“我只是说说而已。”

谢晏认真想了想后,觉得养鸡还是太麻烦了,最后决定放弃。

“好。”容郁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庆幸谢晏放弃了养鸡的想法,要不然堂堂龙君沦落到替人养鸡,三界怕是要从这个元会笑到下一个元会了。虽然现在容郁做的事也没有比养鸡好到哪里去。

“怎么突然想起养鸡了呢?”容郁放下了手中的水瓢走到谢晏面前问道。

容郁看着面前有些病弱的青年,他知道只要谢晏开口,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谢晏被容郁看得有几分不自在,忍不住偏了偏头,然后指着空旷的院子道:“太空了,想养些东西。”

容郁眼睛一眯想了想后道:“不如在院子里开一个池塘,种些荷花养些鱼。”

谢晏偏头微笑:“好啊,这样你也不用每天早上去抓鱼了。”

容郁闻言不由一哽,他看着谢晏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好。”容郁微笑,然后心里默默决定在池塘挖好前学会怎么煮鱼片粥。

谢晏看着容郁点了点头,然后道:“那就交给你了,我去看看病人。”

说完,谢晏便抱着画轴起身离去,病房中,那个失血过多的男人依旧没能醒过来,甚至气息也越来越弱。

谢晏忍不住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决定再救一救,毕竟人要是死了,药费和住院费就找不到人收了。

这样想着,谢晏换药的动作变快了一些,这人可不能死在自己医馆。

做完这一切后,谢晏才抱着画轴慢吞吞地去把医馆的大门打开了。

大堂内,宁采臣抱着伞神经兮兮地走到了谢晏身边,他小声地朝谢晏问道:“昨晚的山匪呢?”

谢晏闻言不由垂下了眼眸道:“回老家了。”

宁采臣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道:“那就好,那就好。”

随后,宁采臣又道:“我要再去一次郭北镇收债,收完债后便会去府城应试,恐怕短时间都不能相见了。”

“那就……”

没有等谢晏将祝福的话说出口,医馆的大门便来了来了一群衙役。

“谢大夫。”宁采臣有些紧张地看着谢晏。

谢晏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官差并没有开口说话,只见官差中走出了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来,杨县令挺着大肚子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谢晏和宁采臣的面前开口问道:“你们中,谁是这家医馆的大夫啊?”

宁采臣看着杨县令的作态不由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问道:“县令大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只见杨县令挑了挑眉道:“误会?没有误会?”

宁采臣不由皱了皱眉,忍住了心中的怒气,想要开口质问杨县令的来意时却被谢晏伸手拦住了。

杨县令说完后又看向了坐在桌子后面一直不说话的谢晏道:“有人举报你们医馆中的谢大夫谋财害命,治死了病人,谢晏是谁,快把他交出来。”

谢晏抬起了头,一双略显冷淡的眸子看向了杨县令道:“我就是谢晏,只不过我有一事不明。”

只见杨县令挥了挥手道:“不明就不明吧,等到大牢里就明白了。”

话音落下,杨县令身后的几个衙役便准备上山来抓人。

谢晏皱起眉头,抓起面前的画轴躲了过去,然后看着杨县令道:“可是如果没记错,我接手这医馆以来,只接收了一个病人,现在那个病人还在后院的病房里躺着,怎么就变成我贪图钱财害人性命了?”

谢晏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只不过这笑意却是未达眼底。

“我说是就是。”杨县令看着躲到一边让衙役们撞成一团的谢晏气急败坏道。

宁采臣闻言不由看着杨县令道:“真是狗官!”

杨县令看着宁采臣不由冷哼道:“在这清水县的地盘,本县令就是地头蛇,小心我剥夺了你的功名。”

“你!”宁采臣还要想说些什么,然而却被杨县令身边的官差抓住了。

就在官差的手要伸向谢晏衣角的时候,他的手就如同被折断了一般软软地落了下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