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克制(112)

作者:慕拉 阅读记录

客气的声音, 客气的语气, 还是那一句客气的“川岛小姐”……

瑠夏咻得掀开被子坐起来, 盯着方特助,想说什么,却忽然说不出一个字来。

半晌,还是方特助先开口:“医生说你没什么事,所以……我现在送你回家。”

瑠夏面对不了方特助这张脸。

如果真要说那晚的事, 她可以算是霸王硬上弓……事后又溜的无影无踪, 真的是渣女本渣。

所以她手指揪着被子,小声说:“不——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

方特助眼神微暗, 犹豫过后,他说:“傅总让我送你。”

……

瑠夏:“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还要为他工作?”

“嗯。”

“你这个助理还真称职。”瑠夏嘟囔。

也不知傅时津到底给方蔚然开多少工资,这么大半夜的,竟然能让他这么随叫随到。

毕竟是装晕,瑠夏也不好意思再留在这浪费医院资源,而且她和方特助也已经面对面了,也没有什么继续装的必要。

她只好掀被子下床。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医院急诊。

冬天的夜,迎面就是一阵冷冽寒风。

瑠夏一面打冷颤,一面祈祷方特助千万别提什么温泉旅馆的事。

然而事实是,方特助不止没提温泉旅馆的事,甚至连瑠夏装晕的事都没问。

这反而叫瑠夏坐立难安。

回家的途中,瑠夏一个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偷摸打量副驾上坐着的方特助。

他身形单薄,不知是不是跟傅时津跟久了,身上也多了分清冷。

方特助一直直视着前方车窗,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他越这样,瑠夏就越煎熬。

终于,出租车停在了瑠夏家门口。

这么晚了,吴家依然有人候门,在瑠夏下车时,已经有人过来将雕刻大气的铁门拉开。

瑠夏关上车门,看了眼副驾那边,方特助没有下车。

她心里闷闷的,往铁门那走了两步后,突然间停下。

回头,身后的出租车还没走。

瑠夏暗暗咬唇,跑到出租车侧边,伸手敲了两下副驾驶这边的车窗。

车窗摇下,方特助侧头看向瑠夏。

两人对视,一个沉默,一个不知该怎么开口。

夜色浓重,瑠夏在寒风里被吹得发抖。

她揪紧裙子,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说:“那个——我——”

“我缺个助理,要不你考虑一下,跳槽到我这吧?”

方特助惊愣住。

瑠夏:“我是认真的,你们傅总给你多少福利,我就给你双倍,工资也双倍。还有,像这么晚的时候,不需要替我工作,上班时间朝九晚五,绝不加班。”

瑠夏紧张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声音都在打颤:“你……你考虑一下,考虑好了,明天给我一个答复。后天大后天也行,反正……”

她声音渐渐变小:“多久我都会等。”

说完,她就跑了。

铁制大门缓缓关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出租车在这夜色之中闪着明亮车灯,没有第一时间离去。

方特助还在坐着出神。

司机等了一会,问:“先生,走吗?”

方特助反应了一下,摇上车窗的同时,说:“走吧。”

随后他陷入沉思,司机发动车子,出租车在前方掉了个头,就这样越驶越远。

-

半夜还亮着灯的卧房,苏栖半靠在床头,拿着手机看瑠夏刚刚发来的消息。

【我完了】

【我死了】

【我跟你老实交代吧,我睡了一个cherry boy】

苏栖瞬间睁大了眼睛。

瑠夏??睡了个啥?cherry boy??

傅时津正拿着冰块给苏栖红肿的脚踝冰敷消肿,他不经意瞧一眼苏栖,发觉她的表情有些奇怪,不免问:“在看什么?”

“啊……”苏栖下意识地回:“就看瑠夏发的信息,cherry boy是什么意思?樱桃男孩?”

……

傅时津绷不住笑:“樱桃男孩,你怎么想的?”

苏栖无辜地皱皱眉,说:“就是直译啊,cherry不就是樱桃的意思,或者是车厘子?”

“嗯……我觉得你可以百-度一下。”

看傅时津神神秘秘的,苏栖就拿手机打开网页搜索。

搜索引擎很快就弹跳出许多搜索结果,排在第一的,就是对【cherry boy】的解释。

cherry boy网络释义:童-贞-男子。

苏栖震惊了,万万没想到——

所以这就是处-男的意思?

所以——

瑠夏睡了谁??!!!!!!

傅时津看苏栖表情,就猜她肯定是知道cherry boy的意思了。

他故意问:“怎么样,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苏栖愣愣地答,随后赶紧回复瑠夏,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篇:二婚被大佬宠上天 下一篇:仗着我喜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