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克制(4)

作者:慕拉 阅读记录

傅时津只淡淡瞧着她,随后解开锁骨处的衬衫纽扣,眉目间多了抹慵懒松散。

手机又响起,傅时津垂眸看一眼,是先前那个不得已中断的电话会议。

他接起来,一面用流利的英语跟对方交流着,一面往书房那边走。

斜靠在沙发上的苏栖扭头,看着傅时津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书房门口。

哎,真是个大忙人。

苏栖撇撇嘴,疲惫地在沙发上躺下来,望着头顶那盏光芒璀璨的水晶吊灯发呆。

眼皮打架,快要眯着时,苏栖忽然被一片阴影笼罩。

傅时津已经从书房出来,不知何时站在了沙发前,身形颀长,遮挡去了头顶大片的灯光。

苏栖猛地睁眼。

傅时津身上的西服外套已经换下,只着了件单薄衬衣,胸口的口红印很是暧昧。

他随手扯着领口,眉眼垂下,盯着一早就看不顺眼的短裙,低沉道:“裙子太短了。”

苏栖:“……”

她立马并腿坐直身体,低头看一眼裙角。

短么,这不是短裙正常的长度么。

苏栖抬眸,眨眨眼:“大哥,醒醒,大清已经亡了很多年了。”

傅时津不知是想到什么,喉口莫名有些闷痒。

他又开始解纽扣,平直的锁骨半隐半现。

都说男人解衬衣的时候最性感,苏栖呆呆地抬头望着面前这个居高临下缓慢解着扣子的男人,觉得这话说的非常对。

傅时津的皮相生的好,斯文冷寂。当初若不是在一群歪瓜裂枣中实在挑不出来了,苏栖也不会因为他这张脸而选了他。

——人人都以为他们两家联姻是苏家高攀傅家,但其实,选择权一直在苏栖手里。

傅时津比苏栖大不了几岁,相貌、能力、家世都过得去,苏栖就想凑合凑合算了,反正她都是要为她爸的事业牺牲自己婚姻的,不如就挑个长得好的。

现在,这个在歪瓜裂枣中脱颖而出的男人,缓慢而冷静地把衬衣纽扣解到胸口处,说话时,恰好与苏栖眼神相接。

“去洗澡。”

嗯??

洗澡??

苏栖愣住。

这是……要进行夫妻生活吗???

联想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夫妻生活,苏栖有点发怵。

那次可把她疼坏了。

苏栖连忙说:“不了不了,我太累了不想动了,你去洗吧。”

傅时津微微皱眉,似是有些嫌弃:“你想带着这一身烟味酒味上床睡觉?”

“不行吗?”

“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

苏栖妥协:“我不上你的床,我睡沙发,就睡这。”

傅时津一副不想继续商量的语气,对苏栖说:“就算睡沙发,你也得给我去洗澡。”

苏栖一下子来了脾气。

她气鼓鼓地瞪着傅时津,脸颊微微泛着红:“我说了我要回自己家,你偏要带我来这。我来了你又要逼我洗澡,我就是不想动了怎么着!!!”

“你要因为洗澡这件事跟我吵?”

傅时津漫不经心地说着,脸上倒没什么不悦,反而忽然来了兴致。

他莫名弯唇:“这么久没见,脾气还真是一点没变。”

但他也没退步。

没洗澡就睡觉,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去洗,要么我帮你洗。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

傅时津说完,就往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好整以暇地等着苏栖的抉择。

虽然苏栖跟傅时津很不熟,但是少有的几次相处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真的很麻烦,说好听点是精致干净又自律,难听点就是深度洁癖吹毛求疵。

像他这样的人,上辈子估计都是折翼的天使。

五分钟考虑时间没到,苏栖就自己起来,不情不愿地往卧房走。

这儿许久没住人,但换洗衣物和护理用品都备得齐全。

苏栖在浴室洗澡卸妆,最后吹干头发出来。

她五官小巧精致,脸上皮肤透白,不化妆时,看着很显小,还有几分小白兔的清纯无辜感。

倒是与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件真丝吊带睡衣形成了强烈反差。

性感的吊带睡衣紧贴身上,勾勒出姣好的身段,裙子很短,走路步伐大一点就可能会有走光的危险——

苏栖也不知自己随手一拿怎么就拿了件这么性感的。

想趁傅时津不在赶紧爬上床时,卧房的门忽然被推开。

苏栖爬床的动作顿住。

通体雪白,有些晃眼。

傅时津不动声色地瞥过眼,径直走向浴室。

等浴室门被关上,苏栖才回神,爬上床钻进被子里。

想来,结婚那晚不算,这还是他们婚后第一次一起过夜。

傅时津在国外的几个月,苏栖玩好喝好没关心他的动向,同样,他也没管过她。

上一篇:二婚被大佬宠上天 下一篇:仗着我喜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