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克制(73)

作者:慕拉 阅读记录

傅时津:…………

完全没注意到傅时津表情变化的苏栖,先注意到了傅时津牵着自己的手。

她微愣,有那么一瞬间,在犹豫要不要把手收回来。

说实话,她有点不想。

早春的巴黎,有风有花香,有街头巷尾的闲适人群经过。

苏栖倒是有那么一秒恍惚觉得,傅时津的眼睛里好像有她。

仿若世间万物都不值一提,眼眸深处只有她一个人。

如果,这不是错觉,该多好。

苏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还一直喜欢那个小学妹,她想问,可是她不敢。

她怕知道自己不想知道的那个答案。

苏栖开始在想,她对傅时津是不是太过于认真了。

她是不是,真的对傅时津产生感情了。

她第一次有感情上的问题,实在有些捉摸不透自己的想法,乱糟糟的。

这种郁闷烦躁的心情一直延续到晚上。

苏栖大晚上的睡不着,傅时津还没回房睡觉,好像在处理一些事情。

她干脆不睡了,披上衣服走去阳台吹风。

苏栖房间的阳台,正对着别墅后面的小花园,花园面积很大,有个法式风格的圆顶亭子。

在这夜色朦胧之中,苏栖看到亭子里有一点猩红的光,还有飘散在空气中的,特别又熟悉的烟味。

应该是傅漫在那。

苏栖转身,下楼。

-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得枝头树叶簌簌作响。

傅漫心情不大好,一根烟尽了,想再点一根。点烟的时候,听到了由远至近朝自己而来的脚步声。

她叼着烟,抬眼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看到苏栖后,她把烟拿下来,模样潇洒恣然。

“弟妹,你怎么来了。”

苏栖停在傅漫跟前,如实说:“睡不着,看到你在这,就过来了。”

傅漫笑了笑:“不会是想来学抽烟吧,我可不敢教你了,你老公上次那眼神,差点要灭了我。”

苏栖忙摆手:“没有没有,不是的。”

她才不敢学抽烟,傅时津上回也差点灭了她,还搞什么“检查”……

“在这里还住得惯吗?”傅漫难得正色问。

苏栖犹豫了一下,回答:“还行。”

傅漫理解地说:“其实应该很不舒服吧,我爸妈……你不用管他们的。反正我们家,对亲情很淡漠。你不用特别在意。”

苏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傅漫想起什么来,对苏栖说:“对了,你来那天见到的那个舒洛清,你别放在心上。她儿子跟时津没有一点关系,因为我妈的关系,她才会在我们家出现。”

“我……能问一下,她到底是谁吗?”

苏栖真的有些好奇,不过她也不好直接问傅漫她们是不是撕逼过的塑料姐妹,感觉这可能是傅漫不想提起的事,她又补充:“其实不方便说没事的。”

傅漫沉默一下,而后笑笑:“没什么不方便的。但是,说来话长。”

“人人都觉得傅家是什么豪门,其实只不过是表面风光而已。我爸,在外面一直有别的女人。我妈,从一个门进了另一个门,从娇生惯养大小姐成为富太太,除了花钱,没别的本事。

忘了是哪一年了,她找了她一个朋友,一起去一个情妇那里闹。中途出了意外,她半点事没有,但那个朋友死了,留下个女儿。”

苏栖呆愣愣地听着。

傅漫说得很冷静,完全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

“那个女儿就是舒洛清,我妈对她一直有愧疚。所以,无论她做什么,我妈都会主观地先站在她那边。”

有些事,傅漫可以说,但有些事,她不想说。

比如,当初她和舒洛清那么要好,当舒洛清抱着嫁豪门的心抢了她当时的男朋友,孟晚玉都没为她说过一句话。

后来,舒洛清的豪门梦破碎,傅漫的心情不知道有多舒畅。

不过因为孟晚玉对舒洛清的愧疚,孟晚玉甚至都愿意让舒洛清带着儿子嫁到他们家。

可是她再愿意没都用,家里除了她,没有人同意。

“弟妹,其实我弟弟这个人,喜欢把所有事情都放在心里,不会轻易表露。他接手公司以来,一直受董事会的刁难,又要兼具开发国外市场的重大责任,他真的很辛苦。”

“你平时,多关心一下他。现在你们已经结婚,未来是你们两个一起过,别管我爸妈,也别管任何人的眼光。”

傅漫仿佛有种“托孤”的意思,要把傅时津交托给苏栖。

苏栖还沉浸在前面那个豪门八卦故事里,突然提起傅时津,她反应过来,讷讷地应着:“……好,我会的。”

迟些时候。

苏栖回来,刚开门准备回房间,正巧碰上开门要出来的傅时津。

上一篇:二婚被大佬宠上天 下一篇:仗着我喜欢

同类小说推荐: